城市路路通

【人物名片】吴蓬又名抱虹,1941年出生于浙江桐乡,现居北京,是当代著名画家、美术理论家、书画教育家,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特聘教授。他创作出版的《芥子园画谱吴蓬临本》和创立的中国画技法理论“五行品味说”,对我国当代画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今天上午,是全新的桐乡博物馆开馆的日子。偌大的展厅第一次使用,就迎来了一位游子的回乡之旅“吴蓬书画作品展”在这里举行。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展厅将集中展示吴蓬创作的80幅书画作品。74岁的吴蓬精神矍铄,布展前他就回到了桐乡。他重视这个展览,恨不得所有事都亲力亲为,他希望以这样一种方式来一吐胸臆:“我感恩朋友、学生们对我的帮助,我感恩父母,从小我不好好做农民,让他们受了不少苦,我相信他们今天也到了。我也感谢那些指谪我、批评我的人,对我是一种鞭策和激励。我还想让家乡的父老谅解我,磕磕碰碰走到现在,70多岁了才做出点名堂来,我很惭愧。”

这位离家30多年的老人,也感受到了故乡人对他的热情。“吴蓬艺术院”已确定落户桐乡老街。7月19日,“吴蓬中国画南湖景观及山水画、青瓷艺术精品展”将在嘉兴国际创意文化产业园天工苑开幕,“吴蓬书画精品展”也将在秀洲区四月天文苑同时举行。

2013年10月16日,吴蓬夫妇来到桐乡,在桐乡文化局局长吴利民的陪同下,为“吴蓬艺术院”选址。

此前不久,吴蓬决定将自己艺术生涯中创作的大量精品力作捐献给桐乡市人民政府。其中包括他为桐乡七大古镇创作的“桐乡名迹”,还有山水、花鸟、书法等各类作品。

吴利民说,为此桐乡决定择地筹建“吴蓬艺术院”,以感谢吴蓬为家乡所作的贡献,并进一步保护和传承历史文化遗产。

艺术院选址于一个建筑考究、规模庞大、整体格局保存较好的古建筑群。老宅建筑构件基本完整,木结构梁架用材粗壮,细部做工精致,砖雕、木雕精美,反映了高超的建筑技艺和府第的规模等级,是桐乡人文历史的一个缩影。吴蓬对此十分满意,觉得自己的毕生创作能回到家乡,是最好的归宿。

桐乡博物馆馆长张新根说,在吴蓬艺术院正式完工之前,这批数量巨大的艺术品将暂时放在桐乡博物馆。他们已经将部分作品分类,以便归类和展出。

在艺术创作上,吴蓬涉及的范围很广。山水、花鸟、人物、甲骨文、古陶文甚至还画过水粉画。但所有作品中,公认最有情趣的,当属他的墨鸡,甚至有人将他画的小鸡与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相提并论。

在北京吴蓬家中,有一只大笼子,用来养小鸡。闲来无事,吴蓬就坐在笼子旁边,看着小鸡在里面吃食、嬉戏。等到小鸡长成大鸡,笼子里放不下了,他就将它们放生到楼下,最后往往成了邻居们桌上的佳肴。

他学张书旂的画鸡法,觉得太俗气;后来看到徐悲鸿的画鸡,嫌其太作家气;再后,他临摹了任伯年的画鸡,终于得着了笔墨情趣,但还是觉得不够大气;最后,他发挥了他的速写意趣,加上任氏的笔墨,逐渐形成了他自己的风格。到后来,他只是在借用鸡的形态躯壳,以表现枯湿浓淡的笔墨情趣,来抒写胸中的意气。所以,他所画的墨鸡,似乎不像一只鸡,完全是一种笔墨书写的融浑组合;然而,一看再看时,这些墨块,确是一组生动的鸡。

吴蓬在艺术上不断探索,他尝试将中与西、古与今、人与己、刚与柔等元素糅合起来,并产生自己对于艺术的理解。他清楚地记得,1977年,在苏州锦帆路83号,章太炎夫人汤国梨伸出两个指头对他说:“你要懂得阴阳两个字。”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柯文辉很是赞赏吴蓬几十年来对传统艺术的坚守:“现代人能静下心来做学问,也不仅仅是金钱与浮躁可以左右的。泱泱大国,毕竟还有人在做学问,还在艰苦地维系着精神的遗产。”

《芥子园画谱》自清康熙十八年由嘉兴籍画家王概出版第一版,清光绪年间由嘉兴籍画家巢勋出版第二版,是一本传承最久、流行最广的中国画技法画谱,近现代画坛大家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都将其作为进修入门的范本。

上世纪40年代中期一个初冬的夜晚,石门湾的吴家主妇莲珍叫丈夫搬了只四脚梯,自己举着油灯,从中楼下地板间的夹楼里,悄悄地将藏好的《芥子园画谱》拿了出来。她要照着上面的图案,给儿子的包包袋上绣花。

她在布上描稿时,给年仅四岁的儿子吴蓬看到了,见到儿子像大人一样仔细地翻看,非常惊喜,便轻轻地告诉他:“小龙(吴蓬原名吴士龙),这套书是外公送给。你要小心翻看,别弄破,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可以照着画,让外公教你,将来你琴棋书画都会,当个大男人。”

“妈妈我要画,我已经大了。”吴蓬直起身,走到床前的写字台,拉开抽斗找出纸笔,爬到写字台上,照着画谱第三集第三册上一幅小鸟,认认真真画了起来,莲珍在背后看着,不住地说:“真像真像,我的乖囡囡,妈妈高兴死了。明天拿给你外公看。”

就这样,年幼的吴蓬,开始了他漫长的书画之路。在此后的很多年,这部《芥子园画谱》一直陪伴在吴蓬身边。每当夜深人静,他总会轻轻地拿出来,平摊在桌面上,细细地抚平泛黄的纸张,然后一页页地临摹。

这部《芥子园画谱》是王概所作的第一版,刊印时有套色,但历经岁月,颜色剥落严重。但吴蓬仍视之为宝,可惜在“文革”期间不知所踪,成为他一大憾事。不承想,几十年之后,突然有了弥补遗憾的机会。

曾多次在中央电视台教育频道、中国教育台作书法教学讲座的书法家杨为国,一直想把黑白版的《芥子园画谱》做成彩色版,但苦于找不到合适人选。直到1998年,他遇到了吴蓬。

吴蓬当即回答:“相信我会做好的,我在少年时就有一个宿愿,要把《芥子园画谱》搞成彩版。若可以的话,我即全身心投入,不管遇着什么,我将责无旁贷地把它完成。”

吴蓬回到了青龙街的家中,拿出《芥子园画谱》巢勋临本,静下心画了起来。画了一张又一张,特别是兰竹最不容易,它既要像原版本,又要见功力,几乎要在十多张里面选出一张来。首批稿子,他各画了十幅,拿往杭州,杨为国看了非常满意:“很好,没有必要拿给人家看,不可透露信息。”

接着,吴蓬不分寒暑、不分日夜地画。往往在地板上,铺满了一堆堆的废稿,常由夫人江岚收拾,她不时说:“这张很好,为何不要?”吴蓬画累了便躺在床上睡一会,醒来再画。他在梦里梦见了启蒙老师五爹爹王羹梅,老人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对着他笑,不说线年秋,全部画稿临摹完毕。后来,此套书被新华书店杭州总店的经理徐冲得知,他向广西师大出版社推荐,终得出版。接着,吴蓬接洽了中国教育电视台的讲座,商谈下来有七十多讲,这档节目由中央电大音像出版社摄制。

这套画册定名《芥子园画谱》,副题写上了“吴蓬临本”。参照1957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的那套巢勋临本的编法,画册分成第一集山水,第二集兰竹梅菊,第三集花卉翎毛。封面请启功先生题了字,内页请程十发先生题了字。吴蓬在《芥子园画谱》最后一页的后记中写道:“此五十年前宿愿,不意今日回向,慨然、欣然。”

有人十分惊奇地发现,《芥子园画谱》三代版本传人的居住地直径居然没有超过三百米。王概居螺蛳浜,巢勋居春波门,吴蓬居他们两者之间的青龙街,成一个三角形。这样说不清讲不明的事,吴蓬认为“或许这就是文化的因缘吧”!

“吴蓬没有系统地学习过绘画知识,他都是靠自学,但是他的学习方法是很正规的,买的课本也是丰一吟等翻译的美术教育类书籍。从素描开始,画过水彩,连环画。不过上世纪60年代初,他到上海看了英国人办的一场现代水彩画展,回来大哭一场,觉得自己画一辈子都赶不上人家,又重新回到了中国画上面来。”桐乡竹刻名家叶瑜荪说,吴蓬从那时起就意识到,中国人还是要拿起传统,才能有所作为。

叶瑜荪也是石门人,从小就与吴蓬相识。11岁那年,叶瑜荪第一次见到吴蓬,那时吴蓬在石门大礼堂里面画石门远景图。1966年,叶瑜荪下乡,恰巧遇到吴蓬在大队门口的水泥场上刻图章。出于对传统艺术共同的爱好,两人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吴蓬的胆子很大,为了练习写生,他去荒地上找了一个骷髅头,洗干净了放在家里照着画。类似的事情还有不少,于是就有了一个“吴毒头”的绰号。

虽然“文革”期间因“毒草事件”,吴蓬也被批斗,但受冲击不算太大。“文革”结束后,吴蓬已在桐乡的书画圈小有名气。如果不出意外,他可能会进入美协,然后在文化部门工作,按部就班地延续他的艺术道路。

上世纪80年代初,吴蓬正在临摹黄宾虹的山水,被一位老友朱医生看到了,朱对其中一幅爱不释手,认为可以乱真,他嘱咐吴蓬题上黄宾虹的款识,说要拿去送给宜兴某镇的一位领导,但会说明是高仿。

半年后,忽然张星逸先生来告知吴蓬:“钱君匋要起诉你,说你造黄宾虹假画来欺骗他。”

原来,朱医生拿了那幅画,并没有去送给那位领导,而是以800元的价格卖给了钱君匋。当钱君匋去裱画铺取画时,裱画师傅告诉他,这画上的墨色不对头,最多是几个月前画的。钱君匋脸色通红,觉得这事让他这个上海滩上有名的书画鉴定家失了脸面。正好张星逸去看望钱君匋,他就说了这件事。

吴蓬说:“你知道吗?张大千晚年很不幸,他在巴西刚造好的别墅摩崖精舍不多时就被巴西政府因造军事基地而拆除。他到美国,美国人鄙视他的造假劣迹,而不理睬他,他只得回台湾找同乡张群照顾,又闻说大陆上的儿子自杀,女儿被逼疯了,他晚年在孤寂与痛苦中死去再说,张大千的画又算不了上品,很薄,是因为他投机取巧造假的缘故。这话不是我说了算,历史会作出评定的!”

但“假画事件”对吴蓬后续负面影响很大。1984年,桐乡美协成立,吴蓬因为不肯写申请书,入不了美协。当时的文联领导找到叶瑜荪,希望他能劝说吴蓬写一份申请书。叶瑜荪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认真与吴蓬谈了。吴蓬最终也同意了,写了申请书。哪知美协讨论时,部分会员极力反对吴蓬加入。“吴蓬的脾气很直,他觉得你的作品不好,当面就提出来,往往让别人很没面子。长久下来,别人当然也不会说他的好话。”叶瑜荪说,因此吴蓬没能加入桐乡美协,也就无法进入文化馆、博物馆、文联这些部门,进不了体制内,只得继续靠自己奋斗。

1993年,吴蓬回家看望生病的父亲。他恳实地说:“爸,保重好身体,你再活十年没问题的,你一定会看到我的成功。”

2004年秋,吴蓬在北京购置了房产,定居北京。他陆续出版了几十部著作,写意画之审美《五行品味图鉴》,中国画绘画语言《笔墨图说》,《白雪斋画谱》,《蓬岚阁画谱》等画学丛书,以他的理论方针、审美经验创作了巨作《颐和园长卷》来实践,并在《中国书画报》上发表《我的呼吁:中国画必须姓中》。

吴蓬自信地说:“我觉得现在正是创作成熟期,但我的画风每年都在变。如果还能再给我20年的时间,必定会出精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1975年9月15日 现代画家、文学家丰子恺逝世
Next post 5角硬币值多少钱一枚_5角硬币值多少钱?2022年7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