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田园风景画派创始人蒋洪兵•写生作品

蒋洪兵,1975年生于四川西充,中国田园风景画派创始人。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研究会会员,成都明月风景油画社特聘画家,樂山三江書畫院會员,成都现代风景油画院成员,西充县美协副主席,毕业于西南大学美术学院。执着于风景油画的学习和实践,尤其喜好学习、研究巴比松画派、印象派、后印象派、野兽派、表现主义等等的表现手法和中国写意手法,特别钟情于描绘四川盆地的田园风光、风土人情,努力探索绘画中的音乐感。思维意识冲出盆地,艺术心灵回归盆地。深知,艺术心灵一定要有归属感。坚持原创,有现场外光写生创作风景油画的特长,作品被国内多家机构和个人收藏。

中国田园风景画派属于后现代主义范畴,这是一个纯粹的抒情现实主义写意风景画派,中国21世纪上半叶从中国西南四川盆地发生的第一个具有后现代主义特征的民族风景画派。中国田园风景画派画友们深刻地意识到我国的社会思潮和艺术思维将经历一个很长的美的艺术理性回归的时代。努力改变所谓的当代艺术时期诸多的“怪”现象,以描绘自然风光、农村景物以及安逸恬淡的乡村生活为艺术追求;以山水田园为审美对象,重新挖掘中国人内心深处的审美喜好,继续发扬不被非艺术因素干扰的艺术特征,让艺术发展回归到沁人心脾、清新质朴的纯艺术道路之上;把细腻的笔触投向静谧的山林、悠闲的田野,创造出一种具有东方情调的田园牧歌式生活,借以表达对宁静平和生活的歌颂与向往,同时宣告所谓的当代艺术中“丑的艺术”时代的结束。

所思 、所画只与艺术有关。不排斥其他任何艺术追求和艺术团体,也不与其他任何艺术团体相冲突;在创作中推崇广泛吸收和多元的艺术方法,既是对古代艺术和现代主义艺术的延续也是对它们的发展。以欧洲传统的写实手法为基础,结合中国的写意精神,主要表现21世纪上半叶中国和部分欧美国家的社会变迁和田园风光,特别是四川盆地的田园风光、湖沼池塘、山石树木、乡野村居、古村老店、名人遗迹等。深爱着这片土地和人民,表现社会进步美和自然美以及世俗生活之美。艺术之美是不能完全用语言来表述的,只能用艺术来表现。“包容与共存”、“继承与创新”。大家都彼此尊重每个成员的艺术追求,“个性中寻求共性、共性中追求个性”;“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动听的歌,笔下都有自己喜欢的画”;“谁也不限制谁、谁也不改变谁”。艺术追求是自己的事,艺术之路自己选择。自己的路自己走,走得好不好,全靠自己努力。

根基在西方,也在中国,发展方向在中国,也在世界;也就是坚持油画的本体性,有限度地吸收中国的写意手法,视觉感受仍然是油画而不是中国画;坚持油画民族化,画出具有中国人审美喜好的中国风景。这里要强调一下,中国风景,主要是描绘祖国大地的真山真水和有中国味的风景油画。努力学习、认真研究厚重的世界和中国风景油画发展史,特别是17世纪的荷兰小画派、19世纪法国巴比松画派、印象派、后印象派、野兽派、表现主义和中国20世纪80年代乡土绘画、川西风情绘画、21世纪初的写意油画、中国南方油画山水画派等等平淡天真的艺术追求,综合性地探索和发展前辈大师的风格。努力向莫奈、毕沙罗、西斯莱、柯罗、杜比尼、列维坦、塞尚、梵高、高更、雷斯达尔、维米尔、吴冠中、沈行工、简崇民、马一平、王嘉陵、翁凯旋、张冬峰、白羽平、罗晓航、张国忠、曲湘建、王铁牛等等中外风景画家学习。思维意识冲出盆地,艺术心灵回归盆地。借鉴荆关董巨、李刘马夏、倪瓒、沈周、赵令穰等等中国古代山水画大家对山石树木、烟云雾霭、水岸汀洲、村居野渡的处理手法,身居现代,远追古人。“游山玩水、寻古觅幽”。学习前人,并努力突破前人;有艺术之根,又努力寻找发展方向。不做西方艺术的盲目崇拜者,也绝不做夜郎自大的排外者;在这一脉相承的发展中,中国田园风景画派发生于这个时代、成长于这个时代。太行山是中国山水画的文化归属地,四川盆地是中国田园风景油画的心灵归属地。远溯中国古代田园诗派之意境,努力把中华民族“爱田园、好山水”的情怀继续发扬。作品较多地反映闲适澹泊的思想情绪,色彩雅淡,意境清幽。把诗情画意作为中国风景、川派风景的追求方向,多采用写实兼写意的表现手法抒发自己的内心情感。在发掘自然美方面,既概括地描写雄奇壮阔的景物,又细致入微地刻画小桥流水人家的微观动态。澹泊,但不避世;怀旧,但不守旧。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苏派、法派、德派、美派对中国油画的影响渐行渐远,中国田园风景画派应时而生。中国田园风景画派具有典型的时代特征和中国特征,画者站在世界艺术和现代的视角追求原乡之美。有艺术回归纯真之态,而无复古之意,努力将中国风景油画的意趣向前推进。

内容题材多样性,暂时不突破风景油画的概念;杜绝艺术程式化和千篇一律,坚持以写生创作为主,在条件不够的情况下,也参考资料或者借助网络写生创作。大主题,小切口;一画一景,每画不同。“山川草木本无情,是人有情”。题材多样化,风景、花卉、人物、主题各取所好,以风景油画为主。

永远不满足既有的水平,不骄不躁、努力学习、静心专研、不断提高。不用固定思维看问题和看艺术,认为“不确定性是一种美”、艺术是人类永远的精神寄托。艺术进化论和艺术单线发展理论是不正确的,艺术是多元发展和树枝状多线性发展。坚信只要有人类在,艺术就不会死亡……

2021年1月21日,“川美油画之父”、德高望重的刘国枢先生101岁高龄时在重庆市大学城四川美术学院新校区题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农村下了40年“铜钱雨”村民看见了却不捡如今一枚千金难求
Next post 古代女子“国宝级”头饰 你见过吗?